联系我们

邮箱:admin@baidu.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电话:400-123-4567

产品二类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二类 >

跨境电商的税收能否再降低跨境商品的种类是否

时间:2019-02-10 15: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杭州设立中国跨境电商综合改革试验区的事终于尘埃落定。前天,国务院给出了同意设立的批复。

  这一纸批复让我们对未来电商发展有了更多想象:跨境电商的税收是否会进一步降低?跨境商品的种类是否会放开?

  现在,大城市已然站在风口,开始下一波的电商升级。那么农村,又能否等到风来,在电商时代争得一个与城市平起平坐的起点?

  昨天,本报邀请两位全国政协委员和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共同探讨风口下的跨境贸易和农村电商。

  据统计,2014年末,中国内地“海淘族”突破2000万人,年消费额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淘”市场。

  陈乃科是做外贸的,近年对此有深切体会,全国在外贸发展上遭遇“瓶颈”,在这一关键时刻,跨境电商可以成为突破瓶颈的“助推器”。

  从外贸形势特征来看,小额跨境电子商务渐成外贸发展趋势;从外贸目标市场来看,跨境电商与海外新兴市场的崛起不谋而合;从外贸商品种类来看,跨境电商涉及的行业类别也在不断扩大。

  但跨境电商还一直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和税收的空白地带。规范跨境电子商务市场,突破传统商贸的制度障碍,引导跨境电商进一步有序发展,恰逢其时,势在必行。

  陈乃科建议,适时放宽跨境电商的准入认证标准,在检验检疫方面进一步放宽跨境电商进口食品、保健品、化妆品及3C产品的准入和简化监管流程,有条件地采信国外质检标准。

  目前,商检对以上品类商品的引入采取比较谨慎的态度,繁琐的审批流程和漫长的审批期将很多境外商家直接挡在了国门之外。但此类商品是国内消费者“海淘”的重要品类。许多消费者仍然只有通过出境购买,或“灰色海淘”来实现购买。

  在税收方面,可以借鉴香港自由港税收政策,适度降低跨境电商贸易商品税负。比如,化妆品的行邮税率,建议由现在的50%降低为10%-20%,这能更大程度满足国内消费者基本的消费需求,也有利于鼓励正规渠道进口,避免“海淘族”大量海外采购带来的税收漏征。

  其次,提高个人生活消费品关税限值。每次进口个人生活消费品限值为1000元人民币的规定,已无法满足消费者对进口商品的购买需求,而且一旦超额就会对通关产生障碍,建议提升限值到1万元以上。

  作为唯一的县级市,义乌成功入围创建“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之列。义乌开展跨境电商试点,既具备相应的基础,也具备实际的需求。

  2013年,义乌市线亿元。其中,跨境电商从无到有,实现交易额153亿元,占2014年全市电商总额的13.2%。

  义乌内贸网商密度已居全国第一,外贸网商密度仅次于深圳、位列全国第二。到2014年底,义乌电商的账户总数超21万,2014年经工商登记注册的电商主体由9307家增长到21752家,增长了134%。该市江东街道青岩刘村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称为“中国网店第一村”。

  除知名电商平台入驻外,知名电商采购中心、国内外物流企业也聚集义乌,还新生了不少互联网金融产品。同时,义乌在多年前就开辟线下的进口商品馆以及线上的进口电商平台,同时正在布局浙江省外贸进口直营网络。

  另外,作为全国首创的市场采购新型贸易方式,义乌建立了一套适应小商品贸易多品种、多批次、小批量等特点的海关、检验检疫、外汇、税务等配套监管机制。这一贸易方式与电商业态相似、政策相通,为探索跨境电商积累了政策创新经验。

  每年,全国有数百万亩耕地转为非农建设用地,土地城市化了,但农民却未随之城市化。

  没有随之城市化的还有民生保障。在浙江省外的部分地方,几乎全部的乡村建设、教育和卫生资源建设等关系生产发展和劳动力资源再生的各项投入来源,绝大部分都落在了农业人口自己身上。农业人口的生老病死花费基本上都得靠其自身的收入,低收入也就意味着低投入。

  以卫生事业为例,我国卫生财政支出约占整个财政的2%,其中的80%都投在了城市,只有20%投在了农村。

  不少农业人口只能去城市谋求更好的出路。农村反而因此变得贫瘠:土地价值净流出、农村资金净流出和优秀劳动力净流出,中国改造传统农业的速度和效益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进了城的农业人口在城市中属于,拿较低的工资,为城市创造财富却不能充分分享其利益,更别说平等参与社会事务的政治权力,其结果就是产生游离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游民”。

  2013年,浙江农产品的网络零售额近100亿元,约占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总额四分之一,同比增长约70%,居全国首位。

  同时,浙江省县及县以下地区实现网络消费1000亿元,约占全省居民网络消费的45%。据不完全统计,浙江农村青年网上创业群体约100万人,并呈快速上升趋势。

  农村电商快速发展的同时,还受诸多的制约。比如,农村电商前期投入成本相对较高、应用人群文化程度不高且缺乏相应的知识普及和技术培训,这直接制约了电子商务在偏远地区的发展。

  比如,由于过分强调速度优于效益,电商间的竞争仍停留在低水平同质化竞争阶段。农村物流体系不发达,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严重缺乏专业的农业物流企业。

  张泽熙建议政府有关部门与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建立协调联动机制,动态掌握农村电子商务融资需求。

  同时,给予财政和金融政策的扶持。通过涉农贷款税收优惠、定向费用补贴、增量奖励等政策,增强吸引金融资源向农村流动的向心力和附着力,以引导更多的信贷资金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

  还可以将旅游产业与电商平台融合。利用电商平台的影响力,宣传推广集观光游、乡村生活体验、农产品采摘等于一体的特色旅游产品,发展属地旅游经济。

  至2013年底,中国农村网民的数量已达1.77亿,增速超过城镇。同年底,阿里研究院公布,在淘宝平台上的农村卖家(乡镇以下,不含县城)达到48万。

  2008年,该县GDP居全省倒数第四。6年后,全县电商达6350家,睢宁县沙集镇网络销售规模达20多亿元,带动就业人数超过5万人。

  这都有赖于3名年轻人回乡(沙集镇)创办家具电商,带动当地家具网销的上下游产业链形成。原本,这里没有家具生产基础,也不靠近相关配套市场,甚至村民中木匠都不多。

  区域和农村电商可以改变传统的经济空间布局,让农村及经济欠发达地区,有机会以较低的成本加入大规模协同价值网络,直接对接全国和全球大市场,发展商业、制造业和服务业。

  首先,物流仓储怎么解决?受限于农村土地政策、农村房屋流通性差、房屋结构不合理等因素,农村网商的物理发展空间弹性差,影响了其运营效率和仓储能力。

  吴鸿建议各地政府在保证耕地红线的前提下,建设农村和县城电商产业园,并提供优惠的入驻条件和完善的生活配套,引进多层次的第三方电子商务服务商,让农民网商就近入驻,解决网商发展的空间难题。

  其次,怎么才能吸引优秀的年轻人回流?吴鸿建议将政府资源聚焦于公共服务和生活服务,改善农村配套的住宿、交通、娱乐和购物等基础设施。